TCS来中国膨胀

 

TCS在中国市场此时发力的着眼点是什么,在战略扩张中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成功的几率如何?  

“我们今年要在中国区招聘5000名新员工,未来5年共招聘2.5万名新员工。”TCS亚太区主席潘盖瑞(Girija P. Pande)表示。作为TCS亚洲区掌舵人,潘盖瑞充满自信。

成立于1968年的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TCS)是印度塔塔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之一,在全球40个国家拥有1000多家客户,美国财富杂志排名前10的大企业中,有8家是他们的客户。TCS是最早从事软件外包服务行业的公司,也是最早开展离岸外包业务的公司,是亚洲最大的软件方案与咨询服务公司,共有20万员工,2010年全球营业额达63.4亿美元。

TCS于2002年进入中国。与TCS全球的蓬勃态势相比,其在中国业务却始终停滞不前,9年以来有相当长时间员工数都维持在1300人的规模,业务也主要围绕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相比TCS全球的规模和成功经验,TCS中国显得尤其的弱小。TCS中国想要在此时发力的着眼点是什么,在战略扩张中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成功的几率如何?我们来聆听潘盖瑞的观点。

发展路径

记者:TCS是何时开始谋划全球化扩展?目前进展情况如何?其中遇到哪些挑战,是如何应对的?

潘盖瑞: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全球化了。事实上,TCS于1968年开始做外包的时候,当时印度还没有自己的IT,完全没有。但我们看到美国有很多印度人在从事计算机相关工作,软件硬件都有,我们就想,是不是可以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来为企业提供IT外包服务。

当时甚至还没有“外包”这个词,TCS是第一家提供此类服务的公司。几乎所有人都在问我们到底做什么。于是我们就花很多时间来教育市场,让市场了解IT服务。我们在20世纪70年代进入英国及欧洲市场。80年代后期,市场上开始出现第二、三家外包公司,也都是印度人创立的。

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一家全球化的公司,而不是印度公司。从一开始,我们的客户就是,美国或者欧洲大型公司。开始时我们的技术团队、销售团队和管理团队全部都在美洲或者欧洲,这样更贴近市场。事实上,到今天,我们仍然有94%的业务来自海外,只有6%的业务是印度本地的。

后来我们把业务实施转移到印度是因为,Y2K(千年虫)问题出现的时候,全世界的公司手足无措,纷纷将IT业务外包,我们的经营进入超负荷状态,也开始有离岸外包这个想法:这些工作在印度也可以做,尤其在现代通信技术如此发达的时候更是如此。所以,我们开始把部分业务转移到印度,事实上,是TCS发明了软件外包的离岸业务模式。

事后证明,Y2K是印度软件外包业大发展的转折点。自那之后,企业界开始真正理解外包的意义和作用,日益接受这个概念,而包括塔塔在内的软件外包公司也借机接触到全球众多公司的IT系统,对他们的业务有了全面的了解,为进一步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记者:TCS从单纯的软件外包到业务流程外包(BPO)到业务解决方案供应商(BSP)的转型是怎么实现的?采取了哪些战略性措施?

潘盖瑞:这其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我们从软件外包起步,做外包就必须了解客户的业务流程和组织架构,所以自然而然就进入了业务流程外包阶段。而等到有能力做业务流程外包之后,我们对客户公司需求的理解也越来越清晰,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就水到渠成了。

记者:这个过程中遇到哪些挑战,TCS是如何应对的?又是如何处理与IBM、埃森哲等咨询公司的关系?

潘盖瑞:TCS是第一家做软件外包的公司,自那以后我们一直是市场引领者。我们一直在教育市场、影响市场。当然,我们随时随地都面临着挑战,从来不存在相对容易的时间。

随着我们的定位转向业务解决方案供应商,就与IBM、埃森哲等公司成了竞争对手。对IT企业来说,没有规定说你不能进入上游或者下游。IBM在出售PC业务之前,是跨行业上下游的巨头。而且我们还有一个优势,因为我们是做软件外包起家,我们的技术能力更强,提供的技术解决方案也更可操作。

事实上,我们经常与IBM、埃森哲同台竞争,每次输赢的理由都一样:如果客户更希望有人能帮助他们对系统做一个梳理,提供宏观而完美的咨询建议,IBM和埃森哲会赢单;而如果它们希望得到一个更可操作的技术方案,那我们会赢得那个单子。

记者:怎么看当前IT外包服务行业的主要趋势?

潘盖瑞:我个人觉得,就企业而言,软件外包企业能够走向BPO,然后向业务解决方案供应商的发展是最完美的,那它们就能够提供一套完整的服务了。就外包行业而言,我觉得金融危机让更多企业产生外包的需求,未来几年将是外包行业的高成长期。

记者:金融危机以来,一些发达国家的民众抗议因为离岸外包而失去工作机会的呼声日高,TCS是如何应对这种政治阻力的?

潘盖瑞:这只是一种政治上的问题。媒体和行业协会都会发出那种声音,但重要的是,企业是怎么想的。因为金融危机来了,它们需要降低成本的呼声更强烈,更多业务需要外包。我们需要听取客户的声音,同时保持低调。

中国战略

记者:TCS进入中国8年多,一直都做得不温不火,到目前为止员工人数仅1300人。现在你们提出,要在未来5年内每年新招聘5000名员工,将员工人数扩张至2.5万人,这是基于什么样的战略考虑?

潘盖瑞:首先,IT外包其实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业务相对标准化,管理也相对模式化,相对简单。从1300人到6300人,只要我们有这个业务量,管理是不成问题的。事实上,之前8年,我们一直都维持在相对较小的规模,就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摸索熟悉中国市场,同时为中国子公司打好管理基础。我们从之前做过的中国银行、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华夏银行、中国信托银行等项目中,都学到不少经验。

过去8年间,我们在等待市场成长。我们现在终于要迎来中国业务的飞涨了。事实上,现在不是我们在找客户,而是客户在找我们。比方说保险公司,他们现在就在与我们主动接触。中国的保险公司的IT系统早已经建成,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和业务量的增长,他们需要重整自己的IT系统,简化并统一各省市分公司、子公司的IT系统架构。之前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

除了大型金融机构,很多大中型城市,崛起中的新城区也在主动了解我们的云计算的解决方案。TCS中国已经有专门的业务部门,在与各地政府部门沟通,尝试了解他们的需求,努力开发出他们需要的云计算解决方案。

话说回来,5000人对TCS本身而言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数目,TCS全球有20万人,2011~2012财年全球总共需要招聘5万人,中国还只是比较小的一部分。

记者:我们注意到,TCS与中国政府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对业务有什么帮助?如何均衡TCS总公司文化和本土业务的关系,在高层人力资源配比上是否有所调整,如何调整?

潘盖瑞:我们与政府的关系的确不错,2007年我们与中国政府组建了合资公司。但客户找到我们还是因为他们认可我们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而不是政府关系。

TCS总部到中国的外派员工仅占到5%~6%之间,在所有跨国公司中属于平均水平,并不比任何跨国公司的多。我并不觉得TCS需要在人员国籍比例上做大的调整。事实上,TCS中国公司和总部也经常交互派遣工程师相互学习。

TCS的“云”

记者:TCS 40%的业务来自金融业,在金融业的地位毋庸置疑。TCS在中国金融业的客户也是以大银行为主,但这个细分市场已经基本饱和,工行的系统软件甚至全部自主开发,中小银行和地方性银行才是未来最大的潜力市场。对此,TCS是如何考虑的?

潘盖瑞:事实上,我们已经开始关注中小银行和地方性银行。这也关系到我们最近几年的新业务——云计算。2008年,我们和印度国家银行(State Bank of India)组建合资企业,我们占大股,共同建设银行云。银行业的IT分基础设施和业务软件,我们的系统将之细分为一个八层塔的结构:最底层是硬件、内外部的网络、网页、邮件等基础设施;第二层是商务相关软件;第三层是人力资源和税务系统;再往上就是业务组件、分析软件,等等。这个云计算系统从2008年开始打建,花了整整1年半时间,现在已经交付,印度所有的中小银行都可以使用,每家银行只需要根据交易量和账户数量缴纳相应的费用即可。

印度有上千家地方性小银行,一方面这些银行都需要IT系统,很多都是重复建设,所以存在云计算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中小银行经营风险相对大。在印度,这些中小银行一旦破产,政府通常会选择一家大型银行去收购他们。例如,对印度国家银行而言,与其花钱收购一家破产的银行,再去整合它们,不如花钱建一朵银行云,在降低它们业务风险的同时,万一破产,整合起来也相对容易。

记者:据悉TCS已经与中国四大行之一签约,协助其在乡镇建设地方银行。这朵云和你们在印度合资公司做的那朵云是否类似?

潘盖瑞:是的,但具体内容尚在商讨中,不方便透露。

其实我们在印度还做了另外一朵云,是服务非金融类中小企业的。TCS早年的目标一直都是大型跨国公司,极少关注中小企业,但随着IT应用越来越深入到大大小小公司的所有体系,中小企业市场也越来越不容小觑。

相比金融类企业,非金融类企业更复杂,如何打造一朵合理好用的云我们也是大费周章。现在我们在实践中将非金融类企业划分为四大行业,分别是制造、零售、教育、医疗,先按照八层塔的思路建基础设施,然后再按照行业特点分配业务软件。这是我们的第二朵云。

记者:TCS是全球软件外包领域最成功的公司的之一。您怎么看软通动力、海辉、文思等中国软件外包领域的后起之秀?

潘盖瑞:他们都做得相当好,不过产品好像相对单一,导致利润非常薄。你知道,如果利润太薄,那就没有办法在人力资源和技术上做太大的投入。这样,一则容易陷入单纯的价格竞争,二则很难有大的发展。比较而言,TCS的净利润率达到28%。

记者:解决产品结构单一的问题,摆脱价格战的陷阱,看来非一日之功。根据TCS本身的经验,您觉得在企业发展的什么阶段可以开始谋求通过加大人力资源和技术上投资,增加产品线,提高利润率?

潘盖瑞:营收1亿美元左右吧。

 

 

潘盖瑞(Girija P. Pande)

潘盖瑞先生现任TCS(塔塔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亚太区主席。

加入TCS 之前,潘盖瑞先生曾是一名银行家,在澳新银行集团建利银行服务超过二十年,在整个亚洲,包括韩国、香港、巴林和印度在内的商业、零售和投行方面拥有广泛的经验。

 

来源于经理世界网
http://www.ceocio.com.cn